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“拯救贾跃亭”这件事,除了孙宏斌,还有一份功劳归他…

2017-02-22 14:46 来源:中国企业家 人气: 评论(0
640.webp (3)

摘要:谋求独立上市的计划,张昭已不再提及。不论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妥协,现在的张昭无疑只能与贾跃“同舟共济”

文|本刊记者 李原 编辑|萧三匝

继1月15日,乐视与融创达成150亿投资合作后,上市路途多舛的乐视影业可能又将面临新的变数。

2月17日,证监会发布再融资新规,要求非公开发行股票距离上次募集资金的时间间隔不得少于18个月。乐视网的上次募资在2016年8月实施,意味着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可能要到2018年2月以后才能成行。这是否意味着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的承诺又将失信?

乐视网2月20日回复,公司将影业注入事项并不会受到影响,公司仍将按照承诺事项积极推进相关工作,完成本次资产注入事项。

过去的几年中,乐视影业和CEO张昭已经面临过多次类似的挑战。

2017年1月15日下午,“乐视融创投资合作发布会”持续了两个多小时。

这场发布会,涉及乐视和融创两方交易的主要高管悉数到场,但乐视致新总裁梁军、乐视视频总裁高飞等人几乎没有得到发言机会。除了贾跃亭、孙宏斌两位,唯一得到媒体提问的是乐视影业的CEO张昭:“乐视影业目前的估值是70亿,这次估值的基础是什么?对于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有没有明确的时间表?”

1月13日晚间,乐视发出公告,宣布获得包括融创中国在内的168亿战略投资。融创中国则拿到了乐视最优质的三大业务的股权:乐视网、乐视影业、乐视致新。

其中,融创中国旗下的嘉睿汇鑫以10.5亿收购了乐视影业15%的股份,成为乐视影业第二大股东,并将派驻人员进入董事会。不过,10.5亿对应15%的股份,相当于乐视影业的投后估值为70亿元左右,这与此前乐视影业将注入乐视网时98亿元的估值相比,缩水不少。

对此,张昭的回应中规中矩:“孙总的这次投资最重要的是认可。2016年整个电影行业出现了一个拐点,如果行业的价值要往下调,我们也应该往下调,但不等于我们认为自己的价值就跌了。现在孙总投乐视影业的估值,就是乐视影业C轮的价格。”

贾跃亭做了补充发言,并适度雕琢了张昭的“话术”:“我们认为乐视影业最起码价值300亿以上,并不是刚才讲的98亿。我们这次不是做IPO,只是一轮PE,我们装入的价格,相当于一次准IPO。所以,它的估值标准是不一样的,当然上市之后会有另外一个价格。”

乐视影业的“牺牲”

发布会当天夜里十点,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在乐视大厦见到了张昭。他刚刚结束了一个据称“争论十分激烈”的团队会议,看起来心情轻松、神采奕奕。

记者首先向张昭追问了乐视影业在这桩收购案中的身份和作用。为了乐视网能顺利度过资金危机,乐视影业是否做出了牺牲。乐视当然迫切需要来自融创的150亿融资,但从乐视影业自己的财务状况看,此刻是否有必要出让这15%的股权?

张昭点起烟,略沉思了一下,解释道:“这次并购是乐视控股对所持有乐视影业股份的出售,并没有动乐视影业的股份结构和团队的部分。从对乐视影业价值认可来说,这个钱还是很重要的。实际上(并购)不影响我们本来的运营,但是资金储备更加充裕,不是坏事。”

这桩并购案是否真如张昭所说,会为乐视影业带来资金储备?仁者见仁。张昭所指的“没有动乐视影业的股份结构”,意思是15%的股份由贾跃亭实际控制下的乐视控股出让老股,并没有要求张昭等高管稀释股权。

但也可以说,融创只是与乐视控股做了股权转让的交易,乐视影业自己并未获得新的资金输血aaaaa?銮襛aaaaa,融创此役后将位列第二大股东,包括张昭在内的所有股东排位都将向后顺延一位,融创向乐视影业派驻的董事也会影响到未来公司的战略决策。

外界看来,孙宏斌的并购交易一直貌似激进,实则老谋深算。这次,孙宏斌从贾跃亭手上买到的,基本都是乐视可靠的优质资产,且都已经上市或者已被列入上市计划。

发布会上,贾跃亭与张昭均表示,乐视影业将继续推进并入乐视网的IPO计划,如果在2017年并购重组能够顺利完成,孙宏斌的投资将是一次时间点完美的Pre-IPO,交易价格划算,退出渠道也相当安全。

独立上市魔咒

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乐视影业和张昭的第一次“救主”。

2011年,张昭在光线传媒即将上市之际,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办的光线影业,加盟乐视,创立乐视影业。离开的直接原因是证监会要求光线影业并入光线传媒,这违背了张昭创办光线影业的初衷。

张昭曾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说:“当初我创建光线影业的时候说得很清楚,这是一个独立的公司,是不跟光线传媒一起上市的,你并进去的话,我就没有办法按照产业的发展来进行布局了。”

创办乐视影业之初,张昭曾明确表态目标就是独立上市。但几年下来,由于乐视集团发展方向飘摇不定、路途多舛,乐视影业不得不一次次地服从“大局”,承担起提振市场信心的角色。

2014年12月,贾跃亭滞留海外,乐视网长期停牌。乐视影业适时宣布,将与乐视网合并重组,股东承诺未来一年内将启动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的工作。消息公布的第二天,乐视网股价即涨停。

但之后的上市计划并不像乐视对外宣称的那样顺利。直到2016年5月6日,乐视网才发布公告:拟向乐视影业股东以41.37元/股发行1.65亿股,并支付现金29.79亿元,合计作价98亿元,收购乐视影业100%股权。

与此同时,为了能把乐视网股价进一步推高,或许也为了贾跃亭建立乐视全生态系统的蓬勃野心,乐视影业背负了三年业绩对赌,承诺于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.2亿元、7.3亿元、10.4亿元。而乐视影业2015年的扣非净利润仅为1.36亿元。虽然在新兴影视公司中,这个成绩可以说比较健康,但要为驱动乐视这架庞大战车服务,乐视影业必须做出更能让人心振奋的承诺。

猝不及防,2016年,电影产业的寒冬到来。2016年11月8日晚间,乐视网公告称,预计乐视影业无法在2016年完成注入,同时拟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项目,并选择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三年作为乐视影业业绩承诺期。

截至目前,乐视影业还没有公布2016年的业绩报表。但据业内分析,乐视影业的利润应该比2015年有所增长,但要想达到承诺的5.2亿元,应该有相当大的困难。

采访中,张昭没有正面回答5.2亿元可否实现的问题,只是让大家不要着急,等正式公告再看。他花了更多时间说明,现在乐视影业发展得相当健康。

“我可以告诉你们,增长的利润非常大。至于多少,需要很多财务处理。比如《长城》它到底算在2017年还是2016年?国际的会计准则和中国的会计准则还有不一致的地方。不过我们的业绩已经摆在这儿了,懂电影投资的人都算得出来。”

但是,谋求独立上市的计划,张昭也已不再提及。不论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妥协,现在的张昭无疑只能与贾跃亭“同舟共济”。他对此的解释是:“坦率地讲,我们都在成长当中。”

目前,张昭持有乐视影业3.8291%的股份,以融创最新的70亿元估值计算,这些股份价值约为2.68亿元。当然,如果乐视影业能成功注入乐视网,实现贾跃亭所说的“市值300亿”,张昭手上的筹码就将远不止于此。

“我作为传统电影公司,如果不跟乐视网结合,我就是独立公司,没有平台。乐视网的市盈率是多少?传统电影公司在A股的市盈率怎么样?这两者差多少?同样产生的利润,你会得到多少的放大倍数?我想大家很清楚。”

寻找投资回报率的“甜点”

2016年,电影产业增长仅为3.73%。如果从三年的复合增长率来看,虽然产业仍在增长,不过资本冷却、移动互联网营销风口效应的消失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过去一年中,最令张昭感到骄傲的是在资本退潮的前提下,乐视影业发行的11部影片票房全部过亿。根据猫眼电影的统计,乐视影业已位列五大民营影视公司的第二名。

“这个产业里,第一次有公司取得这样‘片片过亿’的成绩。”

从光线影业到乐视影业,张昭一直能保持稳健的经营和成规模的投资回报。在他看来,一个公司或一个产业,经营上要严格计算ROI(投入产出比),需要找到投资回报率的Sweet Spot(甜点)。在影视行业里,这个“甜点”的位置大约在15%~20%之间。

“整个电影行业每年产量大概是400多部,进入到前20%的不到100部。这是电影市场的二八定律,20%的头部内容赚取了80%的利润,能实现票房过亿,是获得较好ROI的重要条件。”

张昭2016年给乐视影业定了两个要求,第一是要规模化运作,这意味着投拍影片的数量,必须要在十部以上;第二是其中大部分要过亿。“片片过亿”的秘诀,张昭认为最重要的是把握产品分众定位和场景化。

张昭在光线曾花了两三年时间,建立了一套地面化的发行营销体系。他在几十个重点票房城市招募发行人员,成立了地方营销发行办公室,进行地面推广宣传,让光线的影片在每一个电影院里都有很贴地的营销。

他把这一套已被证明可行的理论完整地移植到了乐视影业。“在碎片化的时代,每一个人会选择为‘我’拍的电影。比如《熊出没》这样的动画电影,你需要找到亲子渠道营销。”线上的亲子渠道,有互联网的亲子教育、儿童游戏、母婴电商等网站,线下的渠道去哪里找?“全国那么多电影院,你该在哪些电影院做营销?我问团队,你们知不知道学区房的概念?如果你跑到万达CBD去做营销,那里根本就没有孩子。”

张昭要求团队把可触达的三千多家影院一一做出“画像”。“哪家电影院旁边有幼儿园、办公楼、还是大学,我们都很清楚。能做出影院的画像,也有影院可触及的分众画像,再宣发电影时,你的体系就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。”

2016年情人节,乐视影业出品了一部以男性异装癖为主题的小成本电影《高跟鞋先生》aaaaa?团aaaaa,几乎没有人看好这部电影的票房收入,但张昭实地走访了广州的“假货市场”,看到了许多身着异装的男女,他认为这部电影一定会找到它的“分众人群”。

张昭让《高跟鞋先生》的营销团队完全放弃一线市场,直接全部下沉到二三线城市。线上则都在动漫网站、B站等“二次元”渠道投放。“这部片子的成本很低,但票房也突破了1亿元。因为我们很熟悉每个渠道都在对应一些什么样的人,这些人在哪里?”

张昭把这样的做法称作“消灭票房奇迹,创造产业的奇迹,防止贪婪”。

“做电影没有那么复杂,它来自于创意。创意来自于哪里?来自于你跟消费者之间的距离,你见过这个人,你知道他喜欢什么,在这个基础上才有创意。”

不过,已经被绑在乐视高速推进器上的张昭,未来会有多少按自己的经营节奏精耕细作的经营空间,目前仍然未知。

2016年12月,《长城》刚刚上映,微博上的着名影评公号“亵渎电影”发出一句“张艺谋已死”的评论。这条评论被张昭愤怒转发,继而“乐视影业”官微晒出了一封律师函。这被外界多解读为,张昭态度失据,乐视影业在《长城》的发行中自己承担着、或者说为乐视网与贾跃亭承担着巨大票房和利润回收压力。

张昭在采访中对此的解释是,“我说这个话,不是代表乐视CEO,而是代表张艺谋的制片人,毕竟人家是66岁的老人,你这么说合适吗?”

至于人们对乐视影业的承压猜测,或许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,张昭仍要不断向外界回应:“从整个人生的财富回报来讲,你都要做出可持续增长的模式。什么是上市的真正的目的?乐视影业不是要追求尽快套现的公司,否则张昭也不要这样做了。”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 除了,孙宏斌,还有,一份,功劳,归他,/ \n\n该文件无法用 Teleport Ultra 下载, 因为 不可用, 或放弃了下载, 或项目即将停止。 \n\n你想在服务器上打开它?'))window.location='/tags.php?/拯救贾跃亭,这件事,除了,孙宏斌,还有,一份,功劳,归他,/'" tppabs="/tags.php?/拯救贾跃亭,这件事,除了,孙宏斌,还有,一份,功劳,归他,/">拯救贾跃亭,这件事,除了,孙宏斌,还有,一份,功劳,归他,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6 中国互联网权威资讯平台 版权所有

    互联网权威资讯平台